Meet the Faculty: Rt Revd Patrick Yu 言說等身的牧者、老師──余天錫主教

余天錫主教為多倫多教區約克士嘉堡分區榮休主教。余主教生於香港,成長於香港,為香港聖公會聖士提反堂會友。余主教早年移居加拿大,於麥馬氏打大學 (McMaster University) 威克理夫神學院 (Wycliff College) 分別取得學士和碩士學位,及後於多倫多大學 (University of Toronto) 取得神道學博士學位。

余天錫主教現為明華神學院神學科高級講師,主要教授實踐神學。余主教卻說,「我個人認為,這世界實在是沒有實踐神學這一科的……因為每一神學科也必須能實踐,否則何用之有?」於余主教而言,實踐神學儼如他一生的總結,也是信徒在這科對的的主旨學習:要把自己所作的一切,帶入神學思考,因神學並非只是一味的「讀」,更要忠心活出來。對「神學」及「怎樣活出所學」也甚有要求的余主教,從他對 (香港) 信徒、社會處境的觀察,以至個人承擔,他又希望教授甚麼科目?

余主教牧會經驗非常豐富,處人處堂會,甚至是管理教區也甚具心得。然而,余主教希望在明華神學院教授的科目,卻並非與這些經驗直接相關的科目;反而他選擇了極具批判性、處境性及需要不住反省信仰的宗教神學及政治神學。他選教這兩科的確別具心思——這是他的成長經歷,也是他對信徒責任的期許:

宗教神學

「我個人是較為 generalist (通才) 的,雖有專修的科目,但牧會及領導主教的背景使各方面經驗也更為切實。我選教的兩科,在平常教會的牧養處境或講道中也少有觸及,而其中與自己在博士專研題目有關的就是宗教神學。」

余主教澄清宗教神學並非學習其他宗教,這倒是不同宗教也會有的學習,就是內視、反思自己的宗教。於基督徒,這就是以聖經、歷史及神學思想方面內視基督教,以此反思基督信仰如何回應及影響不同的宗教。曾有朋友提醒他不要選修此科,因為有人會因此放棄信仰,余主教反而認為若這位上帝 (信仰) 如此脆弱,則不值一信。今天余主教在信仰及事奉中一路走來,倒是親自見證宗教神學對他追求信仰的幫助。

原來,他對宗教神學的興趣源自他自身的處境,他說他的個人處境與大部分香港人相似: 成長所面對的事、這些事所帶來的宗教尋問……其中最深刻的是「父親的離世。那時我是個中一學生。」

余主教的父親在他在中學一年級的時候過身,離世時並沒有信主,他自己當時是處於「開始信信地」的階段,但父親的辭世,卻牽引他思想信仰,亦對他信主的過程有極大的影響,這事令他:       

– 發現自己原來真的相信主

– 思考父親未信主而辭世,是否就必然「下地獄」?他分享他當時在想:「既然聖經上保羅對腓立比的獄卒說,一人信主,全家得救[1]」,那父親應該也有機會得救?只是,那時他曾「聽過」對此事的不同神學理論,有福音派斬釘截鐵地認為『你不信就沒有出路,一定要信而受洗,才可以上天堂。』人既不信,必然下地獄,人必須信主受洗才可踏進天堂;又有自由派的說『信也好,不信也好,都一樣,沒有大分別。』他對這些說法不以為然,因為太概括,也不夠深入。

這些類型的思考,在宗教神學一科便可得到更深入的探討。余主教在1995年當牧師,即使當上牧職,他仍不斷思想這題目。對,這正是人在面對生命無常所會思想的問題,生命、死亡、救恩、信仰,究竟是怎樣的一回事?他亦把握機會不時重溫在宗教神學所學習及思考的內容,故希望能教授此科。

政治神學

至於另外一個科目,余主教則形容為:「另一科較大膽的,是我自己請纓教的政治神學。」

原來政治神學並非他的「主打」科目,但在攻讀神學時,他有機會師隨在政治神學範疇極出色的老師奧唐納文 Oliver O’Donovan[2],而他倆亦是朋友。余主教因奧唐納文的引介及分享,閱讀了不少政治、倫理的書本,反省信仰。至於他會請纓教任教非主修的政治神學,亦因他對信徒在政治範疇上的信仰思考及責任的期許。

余主教會以奧唐納文的兩本書及很多聖經篇章為這科目的基礎。有關奧唐納文的兩本書,均是在此課題上很重要的著作,其中篇幅較短的一本為政治神學的導論,這本書提供了極好的入門基礎[3];另一本是奧唐納文與他妻子 (Joan) 合編,有關基督教政治思考的手冊[4],此手冊介紹很早期基督教的政治思想。

他希望為香港信徒提供神學基礎去思考政治議題,因為在今天的社會氛圍下,思考及議論政治已變得非常普遍,人人皆能侃侃而談,卻容易流於淺薄。有些政治概念,例如是不同政見人士或群體都會使用的常用語 (如「公義」),作為信徒又豈能漠視信仰觀點而信口表達?有朋友提醒余主教不要考慮教授這課題,因為容易惹禍,更笑言「會坐牢」,余主教卻認為今天的香港,仍有包容這些討論的空間,即或不然,他認為仍需要如此作。


[1] 使徒行傳十六29-31 「29禁卒叫人拿燈來,就跳進去,戰戰兢兢地俯伏在保羅、西拉面前;30又領他們出來,說:「二位先生,我當怎樣行才可以得救?」31他們說:「當信主耶穌,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。」

[2]Oliver Michael Timothy O’Donovan (1945 -),聖公會神學家,先後任教於牛津大學基督書院及英國愛丁堡大學。為牛津大學道德與教牧神學欽定講座教授,英國愛丁堡大學神學院基督教倫理及實用神學教授。

[3]The Desire of the Nations(CUP 1996) 

[4]From Irenaeus to Grotius: A Sourcebook in Christian Political Thoughtedited with Joan Lockwood O’Donovan (Eerdmans 1999)

Advertisements

Published by

香港聖公會明華神學院電子通訊

香港聖公會明華神學院 香港聖公會在香港及澳門設立的神學院, 矢志推動普及神學教育。 The Theological College of HKSKH works for the training & education of all members of God’s Church in HK & Macau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